原创赋竹居01-12 03:11

悬空的感觉加上高空坠落的眩晕,一度让苏小小以为自己已离开人世。

原来死亡的感觉竟也这么惹人烦。苏小小闭着眼睛,心里微微有些烦躁。

眩晕,她这辈子最讨厌眩晕了,这种晕晕沉沉的感觉让她感觉极度不舒服。

“护驾,护驾!”

耳边传来人群噪杂的声音,苏小小怀疑自己因为高空坠落出现了幻觉。

这幻觉来的也着实可笑,“护驾”?他们怎么不喊:“吾皇万岁”?

过了一会儿,苏小小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即便死亡的瞬间会出现幻觉,可是根据科学研究来说这幻觉一般也是看到了自己之前的经历,或者看到了上帝,看到了天使,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什么的。

任凭现在虚假信息再严重,新闻炒作再缺德,也没见哪个新闻报道过有人濒临死亡被抢救过来后说自己听见有公公喊“护驾”的。

而且作为斯坦福大学医学博士的苏小小,这辈子基本没看过什么古装剧,她的业余时间都用来啃专业书,做实验,或者跟着导师做科研项目为人类造福了。

关于古装剧也就在舍友看的时候瞥过几眼罢了,今日濒死体验怎么出现了古装剧请?

苏小小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睛,发现此刻自己已经落地了。

环顾四周,青石板路整整齐齐的排在鸟语花香的后院中,弯弯曲曲蔓延了很远。

天空蔚蓝色,污染严重的北京一定没有这么蓝的天空。

深深呼吸一下,似乎连空气都变得清新无比。

头顶斜上方,是庄严雄伟的琉璃宫殿,金色琉璃瓦,檀木九龙雕,乍一看还以为误闯了故宫。

但仔细一看,又发现这宫殿虽然建筑风格很像故宫,但是和故宫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但是尽管苏小小是名校博士,毕竟也术业有专攻,建筑学她可是一窍不通,大体上的区别她是答不上来的,唯一能说出来的就是这墙的颜色:故宫的墙,清一色乍看很喜庆,仔细看又有些吓人的大红色,而这处的墙却是青灰色。

苏小小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时之间有些发晕,她抬手扶额,想揉揉太阳穴,猛然发现自己的服饰也变了。

长袖飘飘,如仙如梦,轻纱雪肤,黑发如墨,苏小小惊讶的看着自己吹弹可破,洁白胜雪的肌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双手,过分的美了,十指芊芊,想必定擅长琴棋书画。

若是那个古装剧能请来拥有这么一双美手的美人儿来出演,她也不至于对宫斗剧这么敬而远之了。

古书曾云,荆轲行刺,太子丹设宴,有美人奏乐。荆轲惊叹此女双手甚美,太子丹取手送之。

初闻此故事苏小小还觉得夸张,一双手而已,能有多美?

所谓手美,不也是因为人美才衬显的手美吗?砍美人手送英雄,一双鲜血淋漓的手怎么可能显得出美感?

而如今看到自己的手,苏小小竟突然明白何为双手甚美了。

若是奏乐者有这么一双惊艳绝伦的手,太子丹取手送之绝不是毫无道理的。

苏小小还在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另一边已经有不少宫女侍卫们涌了上来,苏小小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好不怜香惜玉的按压在地。

“大胆妖女!竟敢行刺皇后!”一个公公模样的人伸着兰花指指着她,演得有模有样。

苏小小狠狠的甩了甩脑袋,一时间无法接受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记得她那个被人抛弃心理受到很大创伤的可怜母亲又要哭着闹着寻思,竟跑到高楼上要跳下去。

作为母亲唯一的女儿,她自然要上前阻止……然后发生了什么?不记得了,她反倒成了跳楼自杀者?那她到底救没救成母亲呢?

“快传御医,快传御医!皇后娘娘被这个妖女砸晕了……快传御医啊!”那公公操着尖锐的嗓子喊着,那样子,简直比她去楼顶救她老妈的时候还要着急。

不过……砸晕?砸晕!有没有搞错?就算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无意间改变了电磁场或者重力等什么神秘因素的力场,导致时空破裂她穿越成了女刺客,那作为刺客好歹有点儿职业素养好不好?行刺皇后用砸的?而且还能砸中?

作为斯坦福的高材生苏小小实在是无法接受这狗血的剧情,心想一定是她醒来的方式不对。

穿越已经很扯淡了,还是魂穿,她都不相信灵魂的存在居然还能魂穿;魂穿也就算了,还穿越成了女刺客;穿越成女刺客也就算了,女刺客还傻到杀皇后用石头砸……

苏小小还在心里吐槽,人群又开始嘈杂了。

只听见远远传来公公悠长的嗓音:“皇上驾到!”

一时间无论宫女太监还是侍卫妃嫔,全部纷纷跪地。

苏小小本来就被按压着跪在地上,这下姿势也不用换了,她瞥了旁边一个侍卫一眼,悄声问道:“喂,小哥儿,现下是什么年间啊?”

奈何侍卫根本不理她,只是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那姿势,比军人还端正。

倒是旁边刚刚喊护驾的公公拿阴阴阳阳的调子小声讥讽她道。

“倾昭仪莫不是摔坏了脑子?连现下是什么年间都不记得了……唉,摔坏了脑子也好,伤着了皇后娘娘,反正你是活不了了。”

昭仪?摔?

苏小小皱皱眉,难道她不是女刺客,并没有行刺皇后,而是不小心摔倒了砸到了皇后?

“公公知道的,这一摔脑子真是不好使了……敢问公公现下是何年何月?”苏小小也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自不会去跟公公置气。

虽然依旧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闯下了大祸。伤及皇后凤体,满门抄斩都不在话下,想要保命怕是唯有一计可施。

“现下是西玄年间245年啊,倾昭仪!”公公阴着调子回答她。

西玄?苏小小的心一下子凉了。本来听昭仪,她还以为这是汉朝,本着她九年义务教育的历史基础,说不定能装神弄鬼骗骗古人说自己是天女下凡以此获救。

谁料到这竟是西玄年间……西玄,汉朝有这个年号吗?该不会是架空出来的历史吧?

苏小小闭上双眼,心想自己不会这么惨吧?为何人家小说里穿越不是穿越成皇后就是穿越成太子妃,再不济也是个大家小姐……而她上来就把皇后砸晕了是要闹哪出儿?

“刘公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珍淑她怎么样了?”苏小小听见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听语气应该是皇上了。

既然装神弄鬼不成,不如改色&诱?苏小小心下又生一计。于是抬眼邪瞟了下前来的天子,心想若是这皇帝正值壮年,又喜好女色,凭自己这双美手容貌顶也沉鱼落雁,勾引个男人定是不在话下。

但是刚抬眼看到天子本人,苏小小这个念头就打消了。

龙袍加身,面容威严,年岁五十有余,面向一看便不是沉迷于女色之辈。

“回皇上。”跪在苏小小旁边的刘公公跪在地上答着,“闻言倾昭仪要寻死,皇后娘娘善良仁厚,前来劝说,谁料倾答应从永安殿顶方跳下,正砸中了皇后娘娘!”

“大胆!”天子龙颜大怒。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护驾不周,还望皇上降罪。”众奴才纷纷磕头求饶。

然而天子却看向了苏小小,冷到:“你就是倾昭仪倾裳?”

苏小小跪在地上低着头,恭恭敬敬答道:“回皇上,罪女正是倾裳。”

“你倒是来说说,为何无缘寻死?”天子发问。

“皇上,臣妾看这妖女并非寻死,怕是想行刺皇后娘娘吧?这寻死有上千种方法,她怎偏选摔死?而且什么时候跳不好,偏偏等到皇后娘娘到了再跳……居心否侧的皇上。”苏小小还未开口,就听见一个妖媚的女声在头顶上方喋喋不休。

果然,bicth随处有,古代尤为多。苏小小暗下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心想这次若是大难不死,定要这bicth好看。

“朕有问你吗?”天子脸色一沉。

嫔妃连忙噤声。

“回禀皇上……皇后娘娘她……她……驾崩了……”依旧未等到苏小小开口,一个不知是太监还是侍卫的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声音里带着哭腔。

“什么?”

天子大怒,“太医院的那群御医都是干什么吃的?让他们给朕滚过来!”

“回禀皇上,太医院的诸位主治太医近几日都在研究疫情……皇后娘娘本来就体虚,如今重伤医治又不及时……”小太监颤颤巍巍的回禀。

自杀的没死成,反倒砸死了皇后……这剧情怕是天上地下仅此一家了吧?

不过也许倾裳其实在跳楼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呢?看身后这宫殿的高度,得有三层楼那么高了……这么贸然跳下不死也要重伤,但是她居然没事?

也许其实倾裳已经被摔死了,她现在的状况不过借尸还魂罢了?

“珍淑现在在哪里?快带朕过去!”威严的皇上的声音里也染上了几分焦急。

“皇上……那这个妖女……”刘公公跪在地上微微抬了下脑袋,心惊胆战的问道。

“暂押大牢,明日处斩!”

纵然苏小小再不想承认,她也真真实实的穿越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朝代,而且上来就砸死了皇后。

这下,别说是自己的命了,怕是这个名为倾裳的女子满门上下,接连九族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这其中好像有什么不对,且说皇后是真的体弱体虚经受不住她这从天而降的一砸。

这皇宫这么大,难不成就一个医生?

就算医生再少,派出去几个去控制疫情,那宫里面总得留下几个给这些皇宫贵族们看病吧?怎么就会在皇后重伤时没有医生过来医治呢?

而且这皇后是皇帝的老婆,皇后驾崩皇帝不审不问直接要把她这“罪魁祸首”问斩,这很可疑,不是吗?

但是如今却不是猜测这神经病皇上和倒霉皇后夫妻感情的时候,若不想办法脱身,她苏小小刚刚魂穿获救就又要一命呜呼,还是被斩首……这死的不是一般的惨。

而且这死的名声也不好听。

论古今无数刺客,用剑杀人,用毒杀人,用斧头砍人……再不济也能赤身肉搏,到她这里倒好,什么也不用,只身砸过去砸死了皇后……

这简直就是刺客史上的耻辱……

“皇上,臣妾冤枉啊!”

苏小小拖长了调子,喊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冤枉!你还有什么好喊冤的!”

刘公公上来就给了苏小小一脚。

这变态果然就是变态,一点儿都不懂怜香惜玉,狗仗人势的架势真是让人火大。

怕着死太监是认为她苏小小大难临头,已无力回天了,所以变得嚣张的很。

苏小小心里一阵鄙夷,无力回天?今天就让你这奴才知道知道什么叫逆天而行。

“皇上,臣妾冤死死不足惜,可是若因此使瘟疫中的无辜百姓,忠臣贵妃得不到救助,那臣妾才是死不瞑目啊!”

苏小小不断的在地上磕着头,冲着那越走越远的龙袍哭喊,喊声越来越大。

没错,瘟疫,刚刚她是听到那前来报信的小太监说到了“疫情”二字。

她身为斯坦福大学医学博士,对这两个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简直比对自己的家门还熟悉。

龙袍果然一顿,停了下来。

天子转身,走了回来,“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什么?”